595.113.106.135.79.85.77

抑制我

被扼住呼吸的夜晚

停留在

下一秒之前

滑铁卢是我的凯旋门

Jhin讲坐在这里的各位已经各施其术,而你,渡江海而无声。

凉风阵阵,我移开你那本像是钉在课桌上的牛津词典。

嬉笑怒骂,手下却龙飞凤舞。

左声道是阿卡贝拉,大屏幕下虫蛭尖叫。

耳机线连接着你我,

被分数度量规则定格的

无限拉长的英文字母。


漫长的夏日,轮廓清晰的白云静止中运行在模糊的背景中,惶惶不可终日。那是云还是我呢?白日梦也好,何事都有个过程。我在漫无目的的故事里行走,我唯一的武器是我的双腿,我不停顿,我也不加速,我知道这是我的梦境,我知道这是我的人生,我走在一条我所不了解的路途中,作为第一次人生。

我喜欢和别人聊天,我也厌恶知识浅薄的人卖弄自己的学识见解,凭着自己心意无理取闹,一声声“我觉得”扣紧一句句随着咖啡弥散在空气中的语言,我到底是那个听故事的人还是讲故事的人,我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喜欢那个故事?来来往往的,有狗有人。他们端着水杯,他们推着椅子,没有悬挂的吊钩空荡荡的悬在们的头顶,摇晃,摇晃。我取下眼镜,他们模糊在视线...

这年头 截个百度百科都会被屏蔽

liar

你说 

啤酒很好喝,人们都疯了。

清醒到四点

什么都能看见

那时我们有梦,关于文学,关于爱情,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。如今我们深夜饮酒,杯子碰到一起,都是梦破碎的声音。

1 / 3

© 你要吃串吗 | Powered by LOFTER